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温婉+番外(10)作者:六月浩雪

发布时间:2018-02-01 18:07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古代架空 古代言情
 
 
二〇九:话真相(上)
 
求粉红票支持,谢谢大家。
十一月的天,已经是入了冬,正是百花凋谢的季节。可是温婉的院子里,游廊的台阶之上摆放着怒放的金菊。金黄黄一大片,满院都亮色不少。
温婉看着万里无云,天色不错,正准备让人将藤椅摆出来。她在院子里看书。
夏瑶走过来,告诉了温婉一个不好的消息:“郡主,淳王世子自己上折子,说他要娶江芸芸。求皇上给他赐婚?
温婉端着茶的手一抖,茶杯掉下去。旁边的夏影眼疾手快,接住了茶杯,却烫了手:“下去敷药吧!”
温婉转过头,眼神很犀利:“你说的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夏瑶眼里有着伤痛:“半个时辰前。
皇上留折子不发。”
温婉面露寒霜。良久在看向夏瑶:“告诉我,平向熙的事除非了赵王,还有谁在后面推波助澜?这里面就没别的猫腻鬼都不相信?赵王如今都这副德Xi-ng了,还有人对她这么忠心,给他这么卖命?别给我藏着捏着了。给我说清楚!”
夏瑶还以为温婉会继续追问燕祁轩请婚折子的事情,没想到,一下又给跳跃过去了。迟疑了一会才道:“后面,有淳王妃的手。毛家也有,除此之外,还有郭家。”
温婉疑惑地看向夏瑶:“郭家?哪个郭家?”淳王妃她是可以理解,毛家也因为恒王。可是郭家?莫名其妙。
夏瑶见温婉一头雾水,不禁笑道:“郡主,这郭家是郑王妃的母家。郑王妃的亲弟弟与三老爷跟五老爷在生意有些纠葛。所以,也在后面做了推手了。”
温婉对于郭家没兴趣,不是冲她去的她不管。不过淳王妃,温婉眼里闪过冷笑。
温婉去了养和殿。皇帝看着温婉平静的神色,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但知道她要做的什么。
这两日,温婉一直跟皇帝说,她要见燕祁轩。不过,皇帝一直没答应了。
皇帝摸着温婉的头道:“温婉,他都要娶别人了呢?你还是不愿意放弃吗?就算嫁过去,也会受委屈的。傻丫头,怎么这么倔。”就算温婉想要嫁,他也不会同意。已经折了一个福徽,难道还要把温婉也折进去。他宁愿温婉怨恨他,也绝对不会同意温婉嫁。
温婉面上看不出一丝的波动:“我知道。我就想见他。皇帝外公,我一直很努力地在兑现自己的诺言。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就算放弃,我也必须给自己讨一个说法。我不能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背负了那么多,等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还来怨我恨我怪我。”
皇帝微微叹气:“这脾气,也不知道像谁?傻丫头,外公早说过,你与他不配。既然你决定了,明日宣他进宫,你跟他好好谈谈。要是不行,不能委屈了自己,知道吗?”也许只有见了,才会真正的舍弃。一味的阻挡,反而更激起这个丫头的执拗的Xi-ng子。
温婉回了永宁宫,写了一封信。夏瑶拿了温婉的信,送了出去。温婉的意思很明白,她她要见燕祁轩最后一面。
淳王看得温婉的消息,很为难。现在要是告诉了儿子,那儿子开心是定然的。只是,夫妻,母子就彻底结下了一个死结。
淳王妃得了消息,态度非常强硬,她不同意让温婉进门。淳王妃对着淳王哭诉道“王爷,我知道你一直在怀疑是我暗中做的手脚,特意找的这些事情。到了今天我也不怕告诉王爷,对,这些全都是我做的手脚。我就是不愿意温婉嫁进王府里。”那一层最后的面纱终于撕开了。
淳王冷着脸“为什么?”
淳王妃苦笑道“为什么?王爷,你竟然到了今天还在问为什么?你忘记了,当初觉悟大师给温婉批命,说她是贵不可言的命格。你忘记了我忘记不了。什么是贵不可言,能得贵不可言的批语,只有凤命。天下间只有皇后才能说是凤命。王爷,如果这个消息传扬到皇帝耳中。轩儿必死无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愿意让我儿子送死的。温婉,我儿子娶不起。”
淳王嘴巴抽动了一下,没说话。
淳王妃面露悲伤“王爷,我知道温婉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子,要是她嫁进来,我们王府必定会比现在更富贵。可是王爷,我们已经有现在的富贵,再要那么多钱财做什么。温婉是好,什么都好。可是做儿媳妇,却是最不好的。一个女子太聪慧太强势太有心机,我儿子消受不起。她来之前,我们全家和和美美,一家幸福开心。可是她来了以后呢?你看看她来了我们家以后,我们 家成什么样子了。轩儿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人都废了;你又被姚拨得让我们夫妻失和。她要真嫁到我们王府,这个家就不是家了。什么聚财童女,那就是一个扫把星。”
淳王看着她,缄默。
淳王妃摇头道“王爷,你想想。七年前,她只是一个孩子就能骗得过赵王,与郑王相认。七年时间,仅仅才用七年的时间,就从平家一个被抛弃的弃女,到现在盛宠为大齐朝近两百年来唯一的一位正一品的尊贵郡主。这样能力与心计,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觉悟大师批了她为凤命,这样的心计与能力也只有皇后之位才真正适合她。你与她做生意我管不着,但是要想聘她当我儿媳妇,我绝对不同意。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我不能让她来破坏我的家庭,祸害了你们父子两人。”
淳王握着椅子上的扶手,好半天才问道“那我问你,为什么……算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轩儿的事,你不要再Cha手了。前院的事情,以后你也不要再管了。”最后那句,终究是没有问出来。说起来,是他自己先犯的错,他不希望这份恶果由他儿子来承受。
说完这句话,淳王出去了。
淳王幺妃紧紧握住自己的手,低低地叫了一声“平温婉,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进我的家门。”
当天她就下了一张请贴,第二天去郑王府作客。
淳王想了好久,最后还是把燕祁轩叫来:“轩儿,温婉郡主说,想要见你一面。如果你不答应,我与她的口头协议就算了。如果你答应,就正式把婚事定下来。等温婉郡主年满十六,就嫁过来。”
燕祁轩想也不想道,断然拒绝:“父王,你告诉她,我不娶她。”
淳王面有疲惫之色:“还是你自己告诉她,她亲耳听到,也才会彻底死心。”
燕祁轩眼里闪过怒火。就没见过这么死缠烂打的女人,难道嫁不出去,非要嫁他不成。燕祁轩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平温婉知道,他不会娶她为妻的。
傍晚时分,淳王妃派了人让燕祁轩去正房。母子两人说了好久,出来的时候,燕祁轩面色沉重。
瑶真想不明白,为什么郡主会这么倔,为什么一定要坚持。那个燕祁轩究竟哪里好。她是一千个一万个看不上:“郡主,我真的不明白。你明明知道已经不可能,为什么还要这么死倔着!是,我是隐瞒你,流言不是燕祁轩放的。但是她确实收了通房丫鬟。是,怀孕是假的,两情相悦是假的。可是,你不觉得他做这些很幼稚吗?他这么不愿意娶郡主,可以自己私底下来找你。跟郡主说,他不想娶你。就算怎么样,看在救了他两次的份上,也不该做这些无聊的事,郡主,淳王世子配不上你。”
温婉苦笑:“你不明白,被人欺骗的感觉。我虽然是迫不得已,但我还是欺骗了他。我不想他从别人嘴里听到事实的真相。不管结果如何,不管是不是已经注定结局。我都要亲口告诉她,平温婉就是弗溪,我是弗溪。”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