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六零之我是炮灰 by:丨蒹葭

发布时间:2018-08-20 02:24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种田文 重生 励志人生 穿书
 
《重生六零之我是炮灰》作者:丨蒹葭
 
文案:
一觉醒来云落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属x_ing妖艳贱货的炮灰!她不就是吐槽了那本年代文极品太多要弃文么?
在这个挨冻受饿的特殊年代里,纵使生活有许多地不如意,云落也依旧发自内心的感恩,她也是有父母的人了呢!
云落:诶?!反派BOSS你干嘛追着本姑娘不放?
某男:报恩——以身相许。
 
排雷:前期极品略多,基调略压抑,蠢作者的错,好人会有好报,坏人也必须惩罚。
 
内容标签: 种田文 重生 励志人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落,俞少白 ┃ 配角: ┃ 其它:六十年代,重生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孤儿云落重生进一本年代文中,变成了六十年代同名同姓的十岁女孩云落,并附赠包子娘亲一枚,愚孝爹爹一个,自闭弟弟一只,腹黑竹马一人,极品亲人一堆。且看云落如何把包子娘变铁包子,愚孝爹变二十四孝好丈夫,自闭弟弟变小棉袄,拯救腹黑竹马,拳打极品渣渣。这是一家人在火红年代越过越好的励志故事。
本文言语质朴,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勾勒出了一副六十年代人们朴实的生活画卷,展现了人物成长和生活环境在大时代的变迁下,人们的思想和生活的转变。主线故事中又穿c-h-a了原书人物的故事,不同的选择改变着人物命运轨迹,且看女主如何逆袭既定的失败人生,成为励志赢家。
 
 
  ☆、1.重生
 
  云落觉得自己好像躺在天寒地冻的雪地中,她忍不住瑟瑟发抖,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仿佛一只失去母亲庇护的可怜小兽。
  这是要死了吗?患有先天x_ing心脏病的她曾被医生断言活不过十五岁,蝼蚁还尚且贪生,何况是身为人的云落,强烈的求生意志让她顽强地挺过了二十五岁。
  除了家中那只蠢猫和几柜书,云落在这世上没有任何牵挂,毕竟她只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罢了。
  “死丫头!装什么死,还不麻利地给老娘爬起来干活去!”
  一声暴喝在云落耳边炸响,把她即将消散的意识从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拽了回来。脆弱的身体也被人粗暴地来回推搡摇晃,耳朵更是被用力拧了几圈,好痛!是谁?
  “狗娘养的贱蹄子!再不起来老娘把你扔到七里沟喂狼去!”
  见云落依旧没有丝毫反应,老太太气急败坏,再次扯着破锣嗓粗声开骂:“该死的贱丫头,赔钱货!我让你装死!我让你装死!”
  不堪入耳地肮脏话连珠炮似的砸向云落,密集的疼痛星火燎原般在她身上绽放。
  Cao!死老太婆不仅掐她,还专掐腰间和大腿内侧的嫩r_ou_!而且还竟然恶毒到下死手用针扎她!什么仇什么怨?
  云落疼的直冒冷汗,气得脑仁发疼,苍白地脸上升起一抹不正常地潮红。下一瞬,她睁开了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对方,漆黑不见底的幽眸冒着冰冷地寒气,吃人似的目光紧紧盯住老太太。
  那眼神渗得人慌,没由来地老太太被看得心里直发怵,高高扬起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整个人僵立在床边。
  站在门外看热闹地牛小花察觉到屋里没了动静,忍不住朝房内探进半个身子,瞪大眼睛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阿花,你在看啥呢?”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的牛小花“啊”地大叫一声,吓得差点将怀中的儿子甩飞出去。
  她惊魂未定地定睛看清来人,脸上的心虚立马变成了理直气壮,旋即不满地埋怨道:“大嫂你属耗子的啊,干啥做贼似的悄悄拍俺肩膀,存心吓唬人是不是?”
  罗美芳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眼里尽是红血丝,明明是对方倒打一耙,她却堆起了歉意的笑脸,微微躬着身子连声道歉。
  屋外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老太太,她扭头目光凶狠地看向缩着脖子进屋,企图降低存在感的大儿媳。想到自己刚刚竟被一个小崽子吓住,她心里就怒不可遏,嗓门蓦地高亢起来。
  “死都快死了,浪费那些钱干啥!就你生的赔钱货吃了仙丹都没用!烂席子一卷扔到七里沟去得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哼!”
  云落木着一张小脸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着进门的女人,她右手提着一只破旧发黑的小竹篮,因为逆光看不清面庞,只隐约可见身材十分消瘦,身上是一件看不出颜色的大襟褂子和肥大垒满补丁的裤子。
  罗美芳越走越慢,听到老太太尖酸刻薄地话,既不吱声也不敢反驳,低着头瑟缩了下肩膀,弱弱地喊了一声:“娘。”
  似乎以为对方骂够了,她小心翼翼的挪着碎步朝床走去,轻轻地将篮子往桌上一搁。
  头巾都顾不上解,罗美芳连忙心疼地上前捡起滑落在一旁的被子,动作细致地把瘦弱的女儿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颗小脑袋,然后母j-i护崽似的抱在怀中。
  老太太最恨大儿媳半天蹦不出个闷屁的x_ing子,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耸耸鼻子瞅了一眼桌上的竹篮,眼里寒光闪烁,口中极尽讽刺挖苦罗美芳:“昨天还跪在老娘面前装可怜,求我施舍你钱看病抓药,今天这是去抓药了?没良心地东西!你哪儿来的钱?”
  “天不亮就去了娘家借,去的路上还遇到咱村李大娘,娘可以去问李大娘还有我娘家人”罗美芳心里一紧呐呐低声解释道,她依旧低着头,眼底深处藏着丝丝缕缕的怒意。
  “你以为老娘会相信?指不定就是装给我看的,一定是建业偷偷给你留的,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个恶毒地东西,想饿死我们一家子是不是?你还敢私藏,拿来!”老太太单手c-h-a腰气势十足,咬牙切齿的伸手叫嚣着。
  云落听了微微撇嘴不以为然,她可真有脸说,看老太太说话中气十足地模样,哪像饿肚子的人?
  “娘,建业一年多没回过家了,每个月津贴就那七十二块钱,而且每次都是您亲自上邮局取回来的,我哪里有钱私藏?!”罗美芳红着眼委屈不已地哽咽道,声音里压抑着一股不敢发作的怨气。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