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综琼瑶同人)继皇后之女人不坏 by:笔盈盈的花儿(上)

发布时间:2019-10-31 17:52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女强 宅斗 重生 宫斗
 
继皇后之女人不坏
一个恶俗的开头
 
睁开眼睛的时侯,吴那拉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谁说的?沃尔沃全球安全系数最高。他妈的,被骗了。
就在吴那拉思考的瞬间,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被倒吊了起来,紧接着有人用巴掌拍上了她的身体,确切来说是她的屁股。吴那拉很不满,她已经很流氓了,这是谁啊?一上来就摸屁股,然敢比她还流氓。
张开口试图发出反抗的声音,但后一秒钟却难以置信的发现,她原本有些沙哑的女声竟化作了一声婴儿稚嫩的啼哭。
“哭了,哭了!”
“好了好了!小格格终于哭出来!”
一片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莫名其妙的对话声,在吴那拉的耳边徘徊,让她的思绪变得更加纷乱。绵软无力的四肢,模糊的视线(据说婴儿是看不清楚东西的),以及那出自自己口中,不和谐的婴儿啼哭之声,仿佛预示着什么。隐约的,吴那拉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哦泥煤,她穿越了!
重生为乌拉那拉·松格里雅,年轻的镶黄旗佐领那布尔的嫡女。出生时正值康熙五十七年,在这九龙夺嫡最纷乱的岁月里,一个普通正四品官员女儿的出生,如同一枚投入大海的小石子,无声无息的淹没在了汹涌的暗潮之中。
那布尔的妻子名叫瓜尔佳·鹇姬,今年不过十六岁,嫁给那布尔两年的光景,这是她嫁到乌拉那拉家以后,生的第一胎。一个可爱的女儿,她和夫君的第一个孩子......
上辈子,吴那拉的职业是清史研究员,年39岁未婚,典型的大龄剩女。有人说,这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不巧的,吴那拉正好就是那第三种人。
吴那拉的母亲叫李秀云,出身中医世家。文.革时上山下乡,在陕北遇到了吴那拉的父亲吴建国,一个被中央流放的师长。当时因为站错对而遭到流放的干部确实不少,大家对‘阶级敌人’的态度也很严肃。可尽管如此,李秀云还是力排众议的嫁给了当时落魄不已且又大了她十二岁的吴建国。直到后来春天的故事上位了,吴建国才又重新调回了首都,在仕途上腾飞了一把。
往好听了说,吴那拉也算是黄带子。吴建国后来一直升到了将军,吴家人的身份也水涨船高了起来。只是相比于一般的官二代,吴那拉简直低调得像个透明人一般。这一辈子从未曾有过什么高远的志向,也从没干成一件像样的大事。她无意从政,不会经商,甚至连坏都学不会,就这么不咸不淡的到博士毕业。之后仗着家里有关系,在大学里做了个教授,又在故宫博物院挂了一个研究员,混吃等死一直到了39岁。
吴那拉有恐婚症,同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邻,生孩子都已经能打酱油了,可只有吴那拉一直是单身贵族。但并不代表吴那拉没人要,她的男朋友可多着叻。毛爷爷说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搞对象,那都是耍流氓。按照毛爷爷的说法,吴那拉可以说是一名从来不以结婚为前提就乱搞对象的大龄女流氓。
为了这个结婚的事儿啊,家里人都急得跟什么似的。最近老妈又说了,要给她介绍一对象。跟吴家结亲,身家自然不能差了。吴那拉看了照片,那男的长得可真有创意,烂柿子摔地上搁俩枣儿估计也就这样了。吴那拉外貌协会极其严重,本不打算跟这样的‘对象’有一丝一毫的牵连,可实在耐不住老妈的唠叨神功,最后便决定去见一见了。
既然决定去见,就不能太失礼。对方已经长得很对不起祖国了,如果她再不拾掇拾掇,那他们这一对坐餐厅里,都能被人以威胁公共安全罪告到法庭上去。去见那个相亲对象的当天,吴那拉画了妆,还特地去做了个头发。坐上了自己新买下的沃尔沃,看着倒后镜里美美的小脸儿,吴那拉的心情还是十分雀跃的。可是谁也不曾想到,这一去,就彻底的改变了吴那拉的人生。
吴那拉虽说不是个较真的人,也确实没心没肺,但是要她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朝忽然穿回清朝,还变成了个婴儿,满目都是秃瓢猪尾巴男,个个胡子长得都能媲美圣诞老人了;白浆子涂脸、烈焰红唇的女妖精,个个都面无表情跟贞子似的。女人男人范儿,男人野人范儿,好可怕好可怕......
吴那拉心里这个难过啊,恐惧啊,愤怒啊,种种复杂的情绪交错在一起,难以言说。
可吴那拉现下毕竟只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也只能通过哭闹,来表现她对上帝的不满。唉,孩子,放弃吧,大清不在上帝的服务区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叫会来事儿的孩子有糖吃,吴那拉这种,就是典型的会来事儿。
吴那拉自生下来之后就经常无缘无故的闹脾气,每天都又哭又闹的,有经验的老人家说这种孩子不容易养得活,故而那布尔夫妇对吴那拉那叫一个溺爱,吴那拉每天身边就离不开人。可鹇姬身为一家主母不能光带孩子啊,遂只得命令十几个丫鬟婆子,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抱着吴那拉哄。
吴那拉的首席n_ai娘姓容,二十出头的样子,府里人都叫她容姑姑,吴那拉应该叫她容妈。大多数时侯,吴那拉都是由她来带的。吴那拉特喜欢她,因为容妈身上味道跟她在现代的老妈特别的像。容妈很有带孩子的经验,每天都把吴那拉小祖宗伺候得是舒舒服服的。
人都是这样,不管刚开始多么七个不平,八个不忿,最后也都得接受现实。这日子过得久了嘛,吴那拉也就慢慢习惯了,渐渐接受了自己忘了喝孟婆汤就重新投胎的事实,开始了她在清代的新生活。
鹇姬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福气的女人,她是家里的嫡长女,自幼得父母宠爱。丈夫那布尔也是个有上进心的男子,不贪恋美色。佐领府从没有像其他人家的宅子里那样,妻妾一群斗得热火朝天。而现在,她觉得,这种福气,也传给了她的女儿,松格里雅。
雅儿早产,刚出生那会子,老人们都说雅儿养不活。可鹇姬不信那个邪,依旧是精心的伺候着,结果雅儿就真的挺过来了。能吃能睡,长得是白白胖胖,还早开慧,一岁多就会说话了。讲起吉祥话来,那是一串接着一串,让人见了就心生欢喜。
那拉家的族亲们,一提到雅儿,无不是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有福气。因为自从雅儿出生之后,鹇姬再怀孕生出来的孩子竟都是男孩儿,就连家里的小妾生的也都是男孩儿,再没有得一个女儿。那布尔更是官运平顺,万事如意,雅儿这就是典型的旺夫益子运啊。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