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是妃之地:王爷,慎入+番外 by:素子花殇(下)

发布时间:2019-03-19 16:07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坑深187米:一波又起
 【翻页啊翻页】
皇宫冷苑
梅妃微微阖着眼睛,一边念着经,一边数着手中的佛珠。
儿子大了,真是由不得娘了。
她那么处心积虑地想要阻止西陵殇去北征,可他还是去了,大概看她是个疯癫之人好糊弄,就派了个易容的冒牌货每日准时过来喂她膳食。懒
她也不想点破,毕竟点破了,他要去,还是会去。
她原本并不是什么吃斋念佛之人,可近几日,不知为何,眼皮子竟一直在跳,从未有过的心神不宁。
她试过很多方法,依旧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所以才数起了佛珠。
都已经二十几日了,殇儿也该回来了吧?
骤然,串佛珠的线不知为何就断掉了,玉佛珠散落下来,滚跳在青石地面上,发出悦耳的让人心悸的声响。
她倏地睁开眼睛,满眸惊恐之色。
殇儿出事了吗?
“唐嬷嬷,唐嬷嬷……”她大叫着,心中满满都是不安。
“太后!”唐嬷嬷闻声跑了进来,就看见她脸色煞白地坐在那里,在她的旁边是散落一地的佛珠。
唐嬷嬷低叹,连忙弯腰将佛珠一颗一颗拾起。
也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太后这几日很不正常,总是疑神疑鬼、胡思乱想。虫
“可有皇上的消息回来?”
“回太后,暂时还没有。”
....................................................................................................................................................................................
第二日,终于有了西陵殇的消息,可谁也没有想到,将这个消息送到皇宫里面的人竟是在逃的七王爷西陵绝。
他带领大军堂而皇之地包围了皇宫,并挟持了已经退位正在休养中的文帝西陵飞,不费吹灰之力就坐上了皇位。
满朝文武、黎民百姓还没反应过来,这东墨竟是三个月不到又再次变了天。
虽然,每个人心里一时都难以接受,但,毕竟谁做皇帝,这日子还得过。
而且,新帝刚登基,他是好是坏,有何作为,能为黎民谋哪些福利,目前也没有人知道。
再说,朝堂上有几个誓死不侍二主的愚忠之臣,西陵绝也变着法子让人家该告老的告老、该还乡的还乡,该闭嘴的闭嘴,实在是油盐不进者,就干脆让人闭了眼睛。
所以,金銮殿上高坐的九五之尊再度易主,也并没给东墨带来什么轩然大波,不过是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多了一些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已。
传闻说,原本他们英明神武、龙章凤姿的战神皇帝西陵殇,夺取北国不过是探囊取物,轻松了得。
可为了那个背叛他的北国公主,竟心慈手软、按兵不动,粮Cao和士气终被他耗尽,于是,曾是西隅亡国太子陈君浩趁机举事,对其突袭。
传闻还说,羽墨军全军覆没、皇帝西陵殇也不知所踪。
至此,战神西陵殇带领的羽墨军永无败绩的神话也最终成为过去时。
人们叹息的同时,不得不感叹,红颜果然是祸水啊!
....................................................................................................................................................................................
黑,好黑啊!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哪里?
吴昕摸索着往前走,想找到一丝光亮,可是一直走,一直走,依旧还是无边的黑暗。
不知走了多久,她突然觉得好冷,那种身处寒窑一般刺骨的冷。
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海底,冰凉的海水包裹着她,让她的身子在浮浮沉沉中慢慢变冷变硬。
骤然,她又好像漂到了一个火山口,到处喷涌的都是红红的岩浆,她的身子也随之变得暖和起来,再变得滚烫,继而灼烧到疼痛。
天渐渐亮了起来,不再是那么黑,只是天地间笼罩着薄雾,万物都若隐若现、虚幻缥缈,似有似无。
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孤儿院。
院长的臂弯舒适又温暖,她喊着“院长,院长”,从她的臂弯里扬起小脸,想看清楚院长的样子,却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索x_ing,她就闭着双眸,将头往院长的臂弯里蹭了又蹭,想要汲取更多地温暖和安定。
忽然,好像院长不见了,眼前出现一个男人的影子,背对着她站着,长身玉立、背影朦胧。
正疑惑中,男人回过头来……
是他,竟是他!
那脸,那眉,那眼……
他勾起唇边,朝她绝艳地笑,空气中向她伸出手来,“来,过来,跟本王走,本王给你这全天下最好的东西。”
几许欣喜,几许羞涩,她垂眸缓缓地伸出皓腕,差一点就要放进男人的手心,却是发现画面骤然变换。
男人倏地变得满脸嘲讽、笑容冰冷,一双黑眸中的神色更是森寒得如同腊月飞霜。
“朕不会再信你!永远都不会!如果无心不这样讲,不给自己推脱,朕或许会念在以前无心为朕效力的份上放过北国,可是,无心现在这样,只会让朕瞧不起。”
“不,西陵殇,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拼命地摇着头,泪流满面。
“姑娘,姑娘,醒醒,醒醒……”
似乎有人在推她的身子。
眼皮好重,她强迫自己用力睁开,视线慢慢由模糊变得清明,一个女子放大的脸就出现在距离自己的脸不到一尺的地方。
“你醒了?”看到她睁开眼睛,女子满脸的开心,并扭过头朝外面大叫着:“娘,娘,她醒了,她醒了!”
这是哪里?
我还活着吗?
吴昕稍稍动了动身子,发现胸口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
她蹙起眉心,呵,她果真还是活着。
一个老妇人闻声就走了进来,站在床榻边上,很慈祥的样子。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