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红楼梦同人)红楼攻略 by:听风扫雪(四)

发布时间:2019-11-11 23:47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第249章 天子
 
阮皇后早已经迎了上去,贾元春紧随其后,姚书玲和黛玉则是跟在这两人身后。
“起来吧,不必多礼。”今上虚扶了一把阮皇后,径直走到上位坐了下来,这才淡淡的吩咐道。
众人谢礼平身,阮皇后便在今上身边坐了下来。元春尴尬的站在一旁,今上只是看了一眼阮皇后,便淡淡的吩咐道:“贤德妃也坐下吧。”
元春的笑意便浓了起来,她满怀柔情的看了一眼上面的天子,在下头的最前面坐了下来。
阮皇后咬了咬唇,她督了此刻欢喜的有些过分的贾元春,便笑道:“今日是子深带着玉儿进宫谢恩的,方才我还在问玉儿为何不见子深,可巧子深便过来了。”
赵渊已经站在了黛玉身侧,见阮皇后如此,连忙拉了黛玉上前来。
“我倒是没见过新妇,倒是要好好瞧一瞧。”赵渊没有说话,今上便淡淡的接了一句。
黛玉上前了几步,让今上仔细看了一眼,便听到今上笑道:“果然是有几分林尚书的风骨。”
其实黛玉还是肖像贾敏多一些,林如海是探花出身,如今做到户部尚书,每年的考绩也都是优的,也算是有能力有才情的。今上不说黛玉品貌,只说她有林如海的风骨,便是实实在在的夸赞了。
“是皇上谬赞了。”黛玉笑着行礼谢恩。
“行了,都坐下来吧,也不是外人。”今上看了站的远远的黛玉一眼,这才吩咐了一句。
黛玉便挨着赵渊在下首坐了下来,姚书玲则是规规矩矩的坐到了他们对面。
今上突然来这是谁也没料到的,只是一国之君也没有兴趣跟人扯家常,便只是说黛玉娴雅。只是说到后来,他也如同寻常长辈一般只呼黛玉的名字了。他转头对阮皇后道:“日后倒是可以让嘉阳多跟玉儿相处。”
阮皇后便笑着应道:“她跟石家的二姑娘相处的多,石二姑娘是个温婉娴静的。今日看到子深·我才想着,一转眼啊,嘉阳已经到了年纪了。”这话虽然是一个由头,但是阮皇后说起来是真的有些感触′所以便带上了几分萧索。
今上素来便偏爱这个和自己母后和皇姐有五分相象的女儿,如今听到阮皇后这些话,心中多少也有些触动。他安慰似的从身后拍了拍阮皇后的手臂,状似玩笑道:“嘉阳是个开心果,我可舍不得她这么早就出去,倒是还想留她几年。”
就这么几句话,便熄了阮皇后试探嘉阳公主婚事的心思。阮皇后却不敢再提·又把话题绕到了今日来谢恩的新人身上。
说到这里,今上突然便问了一句:“梓清今年也十三了吧,可是有安排了。”
黛玉刚刚嫁进赵家,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清楚,她便以为今上问的是赵渊。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赵渊回答,黛玉微微抬头,便见今上正看着她。
她心中一堵,刚想实话实说·便听赵渊道:“梓清上头还有一个庶姐没有说亲,因此梓清的事情还没有提起过。”
今上“嗯”了一声,便淡淡道:“都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梓清自幼失怙,她的事情你倒是要多加费心了。她是长公主的嫡女,身上还留着皇家的血液,论起来身份是不必任何人低的。她一个姑娘家,子深这些年也不好管,你是她的长嫂,她日后便交给你了。”
黛玉眉头一挑,今上就这么几句话,便把赵梓清日后的一切都交给她安排。若是齐氏想在赵梓清的婚事上下手·今上今日的这番话便能堵了她的嘴。虽然赵梓清的的确确是齐氏教养大的,生恩不及养恩大,齐氏是有权利对赵梓清的婚事指手画脚的。
也不知今上是不是有什么顾忌,有了他的这番话,齐氏便再也威胁不了赵梓清了。
看来,今上并不是对自己的外甥女不关心·而是认为赵梓清的教养是内宅妇人的事情。如今赵渊娶了妻,今上便毫不犹豫的把赵梓清的事情推到了她这个长嫂的身上。
只是今上这般关心,也不知时好时坏。黛玉想着那个外表看着怯弱,眼睛里却透露着三分狡黠的小姑娘,就一阵头痛。也不知赵梓清的真实x_ing格是怎么样的,就连今天早上,她还是站在一旁怯怯的看着自己,还是赵蓉推了她一把,赵梓清才上前来跟黛玉说话。
很快今上便把今日要做的两件事情做完了,也没有了待在这里的兴致,便起身要回御书房里了。
临走前他像是终于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姚书玲,他朝姚书玲看了一眼,直把对上他眼神的姚书玲看的浑身一哆嗦。
贾元春坐在一旁被当成摆设了许久,好不容’到了今上,却是什么收获也没有,她心中有些失望,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阮皇后本来有三分的气,但是见到贾元春这样一幅怏怏的样子,心中的气也顺多了。
众人送走了今上,阮皇后也顾忌着今上方才的那些敲打,便只是打发人好生送了黛玉出府。
回途中赵渊也是坐进了马车里,等车子徐徐往前滚进了之后,赵渊才把黛玉的手握在他自己手中。他十指交扣了一会儿,便盘弄起黛玉的手指,漫不经心道:“皇后娘娘可曾为难你?”
黛玉摇了摇头,她发现阮皇后只要是没有被气糊涂的时候,还算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聪明人。既然如此,她断然不会在这个当口为难自己。就连托起她的脸的如同威吓一般的动作,也是做的绵里藏针。
就连言语上的挤兑,还没有等任何人说出口,今上便已经过来了。
“皇上怎么会突然之间到承德宫里来的?”黛玉见赵渊还是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却已经舒适的靠在车壁上了,这才挣了挣手问道。
赵渊手上的动作又紧了一些,便只是回答了一句:“正巧想看看一向眼高于顶的我,娶的妻子到底是怎样的。”
黛玉倒是一时之间被赵渊这句话中的真真假假迷惑了,她看了赵渊一眼,便不再问了。
赵渊等了许久也不见黛玉追问,便睁开眼睛道:“你怎么不继续追问下去?”
“也不必什么事情都打探的那么清楚······”
“你我既然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有什么不能说,有什么不能问的?”赵渊的神色突然严肃了几分,他坐直了身子,以一种庄严而肃穆的态度坐了起来,“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是好事,但是在我面前,你不必伪装自己。你本该是什么样子,便是什么样子。”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