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小宫女+番外 by:素纱(下)

发布时间:2019-11-18 12:36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暖冬
 
“清粥小菜?”瑞喜看着自家的主子疑惑了起来,这样能行吗。
皇后看了瑞喜一眼冷笑道,“就皇上身边的御前侍女吧!”
“娘娘是说红莺那丫头?”瑞喜试探道。
皇后听了瑞喜的话眉头皱了皱道:“自然不能,好不容易张尚人还能在皇上身边安排个咱们的人,若让她爬上龙床,那她到底是咱们的人还是皇上的人?”
“那,皇后的意思是?”瑞喜小心的捡起地上的手炉放到桌上问道。
“红莺那丫头在皇上身边也快一年了,但到现在还不是皇上的心腹,既然她做不成皇上的心腹,那就让她看看谁有可能成为皇上的心腹,清粥小菜就由那人做。”皇后说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冷笑。
你做御前侍女是皇上的人本宫没办法怎么你,一旦你成了这后宫中的一员还不是任凭本宫捏圆捏扁?
瑞喜见皇后嘴角露出的笑容不禁跟着笑了起来,“娘娘真不愧是娘娘,这样以来既能分了其他妃子的宠爱,也能让皇上身边少了一名心腹,有什么消息咱们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聋的厉害了!”
“哼,如今二皇子不好,本宫也不能让其他人好过。那根镶着红宝石的簪子里有东西,你拿出来一些,想办法给那红莺,告诉她如果做好了,她父亲母兄弟是少不了的好处!”皇后说完就俯身小心的用手抚摸着二皇子的额头。
“是!”瑞喜行礼后就转身走到了皇后的梳妆台,迅速的在一沓的盒子中间抽出来了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赫然就有一根镶着宝石的金丝绕兰簪子。
瑞喜小心的把那红宝石扣开,里面的凹x_u_e内秘密的藏着几粒小小的如半粒绿豆大小的红色药丸。小心的拿着另外一根簪子从里面拨出来一小粒放好,瑞喜就又把那红宝石按到上面放好。
……
锦瑟宫内
文锦荣放下手中的毛笔开口唤道,“映易!”
“奴婢在!”映易行礼道。
“隔壁清林殿如何?”文锦荣小心吹干刚写好的一副字道。
映易小心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才道,“奴婢让人注意着呢,并没什么动静,不过即便是此刻再欣喜也不能露出了,如今除了丽妃谁敢露出高兴的样子,那不是戳皇后的心窝吗!”
文锦蓉坐下揉揉眉心,慢慢的开口道,“我总觉
得那晚的事情有些怪!”
“嗯?”映易抬头看着自家的小姐,半响道,“娘娘多虑了,能有什么怪,奴婢瞧着好好的啊!”
“不是,丽妃受奉也太突然了,即便是二皇子确实是有些不好了,那也是咱们知道,但如今御医根本还不能诊治出来什么来。”说到这里文锦蓉走到窗外,看着隔壁清林殿。
“再有奇怪的就是那洛芳林了,即便是为了不让丽妃单独受奉不那么的显眼那也不该奉他洛纤湄,这样的突然实在奇怪,皇上定是有其他理由才这么做的,或者是做给谁看的!”文锦蓉几乎肯定的说道。
“这……若是和娘娘您猜测这样,朝堂上也没见相爷传回来什么消息啊?”映易小心道。
“朝堂上?朝堂上如今都在盯着太子的位置呢?哪有人注意到后宫里的这点风吹Cao动?不过你尽快的给爷爷把消息传出去吧,最近小心些为妙!”文锦蓉皱眉道,她不知道这次的行动到底如何,二皇子的事情到底是下手狠了点,若不是皇上那边真的有事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是自己这边做的。
“是……奴婢晚些就找人出宫传递消息!”映易开口道。
“嗯,另外,记得约束咱们的人,别和隔壁的清林殿那边有什么矛盾!”文锦蓉觉得自己一开始小看洛纤湄了,如今都是昭仪,自然自己就算是右相孙女也不能有特殊了。
“娘娘放心,奴婢早已经吩咐过了,尽量不去那边,若遇见也以礼相待就是!”映易开口道。
“嗯……”
清林殿
洛纤湄看着底下的人还在忙忙碌碌的布置着不禁扬起了一抹笑容,芳林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单说见了谁都行礼也就罢了,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之前的住处都要和其他的妃子一起住在一个殿里。摆设布置还不如自己在家里的那些,即便如今的昭仪的摆设看着也不过就这样,不过早晚有一天她要这宫里到处都摆上比自己以前闺房还要华丽好看的东西。
“娘娘,您看,如今您都是昭仪了,午饭可要点些好的,也好让那些不长眼的奴才把咱们以前的银子都吐出来!”贴身宫女,也是洛纤湄从娘家带来的宫女针儿开口道。
“什么吐不吐?我那时是芳林,活该被人欺负,不过到底咱们洛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这些个小银子只当是喂狗了!”洛纤湄开口道。
“是……”针儿有些不
服气,可还是不敢在自家姑娘面前再说什么。
“那一家子的贱人现在如何了?”洛纤湄突然y-in沉着声音开口问道。
针儿听了这话脸上一僵硬,谁都没有她知道自家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人为了以前那苏姑爷,不是苏远生那个恶人硬生生的化为可爱单纯无知的娇小姐。可恨的是自家姑娘付出了那么多得到的结果却是那样的,也怪不得姑娘每每提起就要撕掉一个帕子了!
想到这针儿小心的开口道;“姑……娘娘放心,老爷也是心疼娘娘的,哪个做官的不是从朝廷往自家捞银子?也只有咱们家老爷一年一年的给朝廷送银子,如今咱们老爷又立了大功,娘娘又有如此美貌想来……”
“尽说些废话!你只说那一家子的贱人到底如何?”洛纤湄随手把手边上的一套流金茶盏啪啦摔到地上问道。
针儿吓的往后猛的退了一步慢慢的开口道,“奴婢、奴婢听说那苏,那贱人的爹依旧比咱们老爷的官职大,不过,不过老爷因这次立功估计马上就能升职了……”
洛纤湄扶着胸口冷静了一会,转而甜甜的笑了起来,“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皇上的,待来年的万寿节我定要出现在那宴会上,看着那贱人一家给我下跪行礼!”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